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悠悠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建昌侯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笼中鸟

大明建昌侯 第一百一十六章 笼中鸟

作者:一语不语 分类: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21-06-16 23:55:42

三日后。

城中一处别院,徐夫人坐在书房内,手里拿着一本账册怔怔出神,面前站着的是正在跟她汇报情况的江掌柜江玥年。

“……过去这两日,张氏外戚带人将宋家的盐行和货栈查封,京师中的盐价陡降,两淮盐商如一盘散沙不知所措,有的已准备举家离开京师回两淮,即便现在还没有淮地同行更多的消息,但也知两淮盐市惨淡无比。”

“各盐场相继传来的消息,盐场今年的产量预计比往常年提高五成有余,加上户部出借的盐引,再难维持市面上官盐的价格。”

“连曾经跟我们站在一道的朝中勋贵,现在都不敢正面与张氏外戚为敌。”

“夫人,今年我们的生意完了!您还是早做筹谋为好。”

江玥年满脸无奈做出总结性话语。

徐夫人手里拿着账本,却有些恍然失神。

徐夫人悠悠道:“这才几天,事情就到如此结果,就因为张延龄把太子骗了盐行?”

江玥年道:“夫人,其实并不然,各地盐场增产的消息,之前就已陆续传到京师,只是被各方把消息给压下来,现在市面上对盐价一片看跌,连咱徽州商贾都已经泄气,这些不好的消息才会如潮水一般涌来。”

“若说太子去盐行之事,不过是个火药的引线……”

徐夫人脸上满是苦笑,叹道:“难怪他如此自信,就算给他送钱去,他也不收,原来他早就计划好一切。”

此时此刻,徐夫人终于感觉到张延龄所给她描绘的那种“徽商走投无路”的境地。

她不由也想起来张延龄之前的警告,下一次再见面时,让她自己置身于金屋中,等待张延龄前去……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画面?可似乎一切都在逼近现实。

江玥年道:“夫人,现在徽商上下都在等您的调度,看下一步应该做何抉择,如今看来想继续死守盐价已不现实,就算我们不出盐引,朝廷还可以继续增借盐引来冲击市面盐价,况且两淮盐商手头盐引众多,有的还借着不少外债,再加上现在上下已经失去信心,从大局上来说已经无法控制他们是否出盐引。”

“而且从各地盐场传回来的消息,朝廷有意压制我两淮盐商盐引支兑盐引,但凡是两淮盐商兑盐,都被通知要押后兑现……”

徐夫人叹口气道:“早就料到的事,他已经得手,能不赶尽杀绝吗?”

“那夫人……”

江玥年还想说什么时,被徐夫人伸手给打断。

徐夫人起身道:“由着他们去吧,徽州商会在京师的势力已经土崩瓦解,徽商的时代已经过去,可惜啊可惜。”

“你先回去吧,你们江家不也有很多盐引,去筹谋你们自己的生意,我这边会自行决断。”

在关键时候,徐夫人想把江玥年打发走。

至于她自己下一步的计划,也不想透露给江玥年知晓,显然现在他们已经不能算是一条船上的人。

扬帆远航时,船上的每个人都可以同舟共济。

但发生船难需要跳船时,就各凭本事了。

“是,夫人。”

江玥年行礼后准备告退,但在他眼睛里却冒出精芒,只是现在的徐夫人背对着他根本不可能察觉。

显然江家也有自己的打算。

在江玥年走之后,徐夫人望着墙上挂着的一幅山水画,对其上一只雀鸟看得入神,叹道:“难道我真要变成笼中鸟,才能继续求存?可悲可叹。”

……

……

京师中的商界形势,在两三天的时间里就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短短三日,盐价从之前的三十文左右一斤,掉到不到十五文,折价一半左右,且还在下挫。

京师中谁手头上有盐引和官盐的,都心急火燎,想要出盐引和官盐,但根本找不到人收,在这种行情之下即便有官盐和盐引需要的盐商也都在观望,而此时京师中最大的盐商,莫过于苏家为首的新派系。

这群人在张延龄的指导之下,怎会于此时跑步入场?

当然是要等抄底的……

何时抄底,那要看张延龄几时罢手,市场已由大庄家张延龄掌控。

现在一场比赛,从球员、裁判、媒体、对手、主管部门等但凡可用的资源,都是自己掌控,那这场比赛怎么玩,还不是由着自己的想法来?

此时的张延龄和张鹤龄兄弟,并没有在忙着处理生意上的事,而是去拜会了他们的母亲张金氏,并给张金氏送去了不少的礼物。

“娘,您看这都是我跟老二的一片心意,这些布料和金银首饰,都是我们的一片孝心,还有不少好东西……”张鹤龄正笑着给张金氏介绍礼物。

张金氏的目光全然不在那些乱七八糟的礼物上,而在那一对对的金镯子,有十对之多。

拿起来爱不释手。

“你们兄弟怎还这么破费?”张金氏的意思其实是说,这金子也太值钱啦。

张鹤龄瞪了弟弟一眼,因为这些金器和银器都是张延龄送的,而他所出手的最多是两匹布料,还不是最好的那种,张延龄送的布料都是云锦。

现在他非要把礼物说成是兄弟俩一起送的,其实就是搞个平均,除了礼物平均,连孝心也平均了。

张延龄笑了笑,没有去戳穿这些礼物的具体来历,笑道:“母亲大人,我跟兄长一起做生意,赚了些钱,当然想着跟您送来,聊表心意。”

张金氏虽然还不清楚礼物具体来自于谁,但知子莫若母,她眯起眼笑望着张延龄道:“延龄,听你姐姐说,你最近帮朝廷做了不少事,看来咱张家真要出人才。”

“皇后过誉。”张延龄显得很谦虚。

张鹤龄闻言不满道:“娘,你怎么也向着老二?感情你大儿子就不算人才是吧?这次的事可是我们兄弟一起做的。”

张金氏笑道:“好好好,你们兄弟都有本事,当娘的就算下了黄泉见了你们父亲,也能直起腰说话。”

张鹤龄这才露出笑容,拉着母亲和弟弟过来坐下吃饭。

“鹤龄啊,不是说你,别在外面胡闹,赶紧多生几个孩子,你姐姐说了,她要多几个侄子以后安排到朝中做事也方便。”张金氏苦口婆心道,“至于延龄,你也早些再考虑一下续弦的事,前些日子还听说你那个舅子曾拜见,你可有见过?”

张延龄亡妻有个弟弟,他来到之后是听说的,但因为人不在京师,张延龄也没见其人并不了解。

张延龄道:“应该是去年的事,没见到人。”

张金氏道:“之前你姐姐还说和,让你娶德清长公主,人家长公主乃皇家女,人品端庄贵重听说还是个大孝女,娶回来不辱没你,咱老张家再攀个皇亲也挺好。”

张鹤龄一听来了劲,拍着大腿大为鼓励道:“老二,我觉得娘说得对啊,你娶公主,那是好事!以后咱家就有两个跟皇室带姻亲的,岂不美哉。”

滚你大爷的。

尚公主你怎么不去尚?

我弄个公主回来,让你享受政治联姻的便利?

张延龄心里在骂,脸上却带着和善笑容道:“母亲大人明鉴,我自由散漫惯了,不希望找个枷锁回来,其实最近我已经纳了几房美妾,有的已经在官府落籍,也生在努力生个子嗣什么的……”

张金氏听到二儿子已经在努力造人,这才满意点点头道:“你不说还真不知道,本来还说你姐姐要给你赐几个宫女呢……”

娶宫女?

宫女在皇宫那样的大染缸生活多年,估计精神早就失常,娶回来还不如娶个公主。

就算被赐过来的有姿色,那也绝对是引起他那个姐姐不满的,这其中就有别的意味。

“回头啊,让你屋头的女人都过来请安奉个茶什么的,为娘的也帮你指导指导,让她们早些为你开枝散叶。”张金氏好像对此很在行的样子。

张延龄心想,既然你在行,怎么不多指点一下你女儿?何至于因为子嗣单薄问题让咱老张家未来遭逢大难?

指导女人房帏之事方面,张延龄可谓是个中高手,他可不需要别人来替他指点。

张延龄笑道:“母亲有心,孩儿自己处理家务事便可。以后让她们来给母亲奉茶。”

之前张延龄说要带苏瑶来见张金氏,最后还是因为生意上的事没有成行,现在看来当母亲的也想见见他身边的女人,可到底带谁来好呢?

总不能一起带来吧?

……

……

从昌国公府出来。

张家兄弟准备各自乘坐马车回去。

张鹤龄还在发牢骚:“老二,为兄知道你现在本事,但咱老张家长幼有序,在娘面前你别总想着出风头,也别抢为兄的话。”

“大哥说得对。”

“还有啊,有好事一定要记着大哥,在赚钱方面大哥还是很服你的,你可别想吃独食。”

“是是是。”

“还有你大嫂也想见见你,你看是不是也带点像样的礼物去?就算不像今天给母亲的,你出手也不能太寒酸。”

“下次一定。”

……不管张鹤龄说什么,张延龄在都随口敷衍。

他也看出来了,这个大哥在外人眼中那简直就是无耻混蛋的代名词,但在他这个“一丘之貉”的弟弟面前,就是个神经病一样的话痨。

对付话痨最好的办法,就是任凭他说,左耳进右耳出随便应付两声就行。

二人作别,张延龄便先回府去。

到府门口,见苏瑶也才刚下马车,一身男装的她正准备往府门内走。

“瑶瑶,这是回府去了?”张延龄笑着问道。

苏瑶此时望着张延龄的眼睛里都带着迷醉,那是一种类似于情窦初开女孩对偶像的崇拜。

……

“老爷,一引盐引价格又降了一贯,按现在的价格把盐引买回来还给户部,咱就已经净赚八万贯。”苏瑶一脸憧憬道。

张延龄对此数字似乎不太满意,笑道:“才八万贯,少了点。”

“这还少?”

换了以前,苏瑶一定以为张延龄贪心不足,现在看到张延龄自信的模样,不知为何心里就是那么踏实。

又能多赚一些了……

便在此时,东来酒跑到张延龄面前道:“老爷,这里有一份拜帖,是徽商找人送来的,说是要单独交给您。”

张延龄拿过来一看,是徐夫人请他单独见面的请柬。

“果然,她忍不住了。”张延龄脸上带着坏笑。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