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悠悠小说 > 历史军事 > 冷面督主请低调 > 第四十章 诈凶(1)

冷面督主请低调 第四十章 诈凶(1)

作者:四月的颦儿 分类: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21-06-12 04:11:23

汪灿身心疲惫的坐轿回到府邸,路上都在想着承太殿中惊心动魄的一幕幕。

皇上多疑、同僚阴险,自己官卑位低,在朝堂上行走如同夹缝中求生,真真儿辛苦得紧。

才进门,就有小厮凑在汪灿耳边,小声秉明一事。

汪灿听后颇是诧异,忙正正衣冠,随小厮走入会客厅。

眉目琅华的男子此刻正坐在正首的玫瑰椅上饮茶,抬眼见汪灿进屋来,含笑落了茶杯。

汪灿恭顺抱拳,开口时语调透着诚惶诚恐:

“下官不知九王爷驾到,失礼之处望王爷宽宥。”

“汪大人言重了,”华南赫笑意淡雅温和:

“大人身居要职为公务繁忙,终日早出晚归实为辛苦。

本王今晚冒昧前来,一则至交好友入府为令堂诊病,本王想要陪他一陪;二则为着瀛使遇害的大案,本王需请大人帮忙。”

汪灿神色一滞,惊异道:

“王爷说的这位至交好友,莫非是……”

朗朗笑声自门外传进来,江淮安肩挎药箱迈过门槛,笑眯眯的向二人拱手:

“小民见过九王爷,汪大人,您回来了。”

汪灿片刻瞠目,怔忡的眸子分别转过两个男人,一刻拍额,恍然大悟:

“原来、原来华神医与九王爷早就认识啊!哎呀,失敬、失敬。”

江淮安手捻小胡须,摆手一笑:

“呵呵,是小民有意向大人隐瞒真实身份在先,望大人见谅。

九王爷感念大人身为朝廷要员不忘孝义礼道,数年来都亲力亲为照顾患病卧床的老母,特命小民入汪府,为令堂诊治。

小民原本姓江,彼时担心大人不肯信任小民的医术才假说是华佗的后人。所行不周处,请大人海涵。”

“不敢当,”汪灿的眸色冉冉,自无法掩饰内心的激动:

“江神医妙手回春,几副汤药配合膏贴用下来,家母的筋骨痛终于不再犯了。”

江淮安点头,温然道:

“大人只管放心,如此只需半年光景,令堂还是有望重新下地行走的。”

汪灿满脸的喜悦溢于言表,动容的拱手,向江淮安曲身深拜:

“下官谢过江神医。”

身形一转,他撩袍就要给华南赫下跪,被对方及时阻拦:

“行止不必如此。

本王平生最敬遵理守孝者,想来亲力去做一件事简单,难的却是几年、十几年乃至几十年如一日复做一件事。

本王介绍好友出山不过尽举手之劳,又何足挂齿?待令堂贵体大安,真正了却了行止的一桩心事,你也好全心为朝廷尽忠效力。”

华南赫的口才并不输当年,竟把自己拉拢人心的行为说得冠冕堂皇,最后还扯上了家国天下,着实让这位耿直的汪尚书感激涕零的了一把。

回想奉旨“迎劳”那日也是九王爷及时出手,才使自己免受瀛国使团的折辱,这刻的汪灿打心里佩服这位九皇叔的才智与胸襟。

待华南赫重新落了座,汪灿垂手在侧:

“方才王爷说为瀛使遇害案而来,那两件案子不是已经交给大理寺和东厂了吗?”

汪灿小心的窥着银发男子端稳俊美的面容,一丝浅浅的疑惑滑过心头。

传闻中这位王爷绰号“冷面逍遥王”,除了不玩女人,吃、喝、赌没有一样不沾的。

朝中大事小事他从不过问一句,估计连自家府里的酱油瓶子倒了,他都不带动手去扶。

眼下,如何又关心起那两起瀛使遇害的案子了?

汪灿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最近公务负重过多,使得耳鸣眼花的听岔了。

华南赫与江淮安默然对过眼神,逐的对汪灿一脸诚挚道:

“瀛使入朝那时本王与汪大人共事一场,眼下也就不瞒大人了。本王自西夷回京这些年里多蒙皇上恩惠,一直无以为报,如今宫里出事,本王只想为皇上分忧解难。

刚刚入府之前本王曾去过大理寺,亲眼见过那片染血的藤叶……”

“哦?”

听到此处汪灿来了兴致,郑重追问:

“王爷对此可有何见解?”

华南赫嘴角一抹笑意凝沉冰冷:

“那片藤叶借助了某武功绝学中的移形换影术,使幻像与实物结合,出招杀人于无形。”

汪灿眸色一亮:

“看来,真凶就是会此武功者。”

华南赫豁的起身:

“本王已通过这条重要线索锁定了目标,现下只需再做一事,就可让真凶自己现形。

可麻烦的是本王并不懂瀛语,也不信任使臣团里那名咨客,这才晚间登门,请行止务要协助本王。”

“难道,真凶就隐在瀛使团队里?”

汪灿忽然倒抽一口凉气,面色惊白失血。

华南赫明沉如水的眸色,拥有冰破时的凛冽清冷:

“行止,你就看着本王今晚如何把那狡猾的凶手给揪出来吧。”

汪灿直视华南赫,重重点头:

“下官信任王爷,愿随王爷鞍前马后。”

……

使馆一楼。

听闻大羿的九王爷带来个名叫“玲珑椟”的新鲜物件,各国使臣们争先恐后的聚集在大堂里,想要一睹这匣子的神奇处。

说来这四方匣子做工确是精巧,成人小臂的长短,香檀木打底,外包阳雕女神头像的真金护壁。

一侧钻有孔洞,足够一人的手掌轻松进出。

这金灿灿的匣子原是西洋人进贡给华南信的洋片盒,原理与中原的走马灯相似。

匣子内部存有一卷画片,只需转动外壁另一侧的机关,匣中的画片就可随人手控的速度任意回旋,形成活动的画面。

观看时,人把眼睛贴近孔洞即刻。

有东厂多年的缉查经验做基础,在看过汪灿所提供的证物后,华南赫当即对两件大案的真凶身份掌握得**不离十了。

可深究起来,区区一片藤叶不足以充当最为有利的证据。

时间紧迫,华南赫救云汐心切,已容不得大理寺继续收集其他线索了。

他左思右想决定设一计诈出真凶来,情急下便拆了那洋片匣子作为道具。

稳当当的端坐在太师椅上,华南赫目光敏锐的逡巡一刻,即在人群之中寻到了目标。

他勾唇冷笑,将手中的折扇“哗啦”一声展开,装腔作势的摇了两摇:

“各位使臣,请安静一下,听本王讲上两句。”

华南赫拉了拉石青色水云绣纹交领,清了清嗓子。

等到桌前排列有序的使臣们完全噤声,他才挑眉继续道:

“各位都听说了吧,瀛使入京后两位要员接连被害,尤其是源仓将军,他中毒身亡的案件事关重大,一日未能水落石出,在座的各位一日都洗脱不了嫌疑,谁也无法如约归国。”

折扇轻敲金匣子:

“为免人心惶惶,早日查出凶手,华南皇室不得不拿出国宝“玲珑椟”。用它,就可以鉴出谁是杀害大将军的凶手。”

波尼国的使臣是个瘦高的老者,会用中土的语言与人交流。

他早就被八仙桌上的精致美丽的金匣子吸引住了,等华南赫长篇大论的讲完,他率先挥手提问:

“请问九王爷,这个盒子怎么能够鉴别凶手呢?莫非盒子里长了眼睛?”

华南赫敛了折扇,神秘一笑:

“它确实长了双眼睛,等会儿你们每人把手伸进盒子底部,让那双眼睛好好看一看,它就会辨认出哪只才是真凶杀过人的手,然后在手上做记号。”

老者听后咧嘴,耸肩摇头:

“真有这么神奇?那好,我愿意先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