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悠悠小说 > 现代都市 > 原神从刻晴开始 > 第180章逆天

原神从刻晴开始 第180章逆天

作者:爱吃鸽子的猫 分类:现代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12 03:50:55

好强!再次接下了刻晴的一击之后,琴暗自吃惊,她的实力绝对不止四阶初级。

三阶与四阶之间的差距终究还是有点大,除了刚开始的时候刻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之外,琴一点便宜也没有占到。

甚至在一开始她打算趁着刻晴状态不好乘胜追击也做不到,因为刻晴的动作实在是太丝滑了,即便她用上了神之眼的力量也只是徒劳,渐渐地这场战斗的主动权就落到了对方的手中。

不过比武切磋嘛,讲究的自然是点到即止,两人并没有硬要分出胜负,在试探出了琴大致的实力之后,两人很是默契地停下了手。

同时台下也响起了一阵阵议论之声,这位不知道身份的女子居然能够跟副团长势均力敌,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呢?

这其中包括了训练场的一角的一个瘦小的身影,这么厉害的大姐姐,要是自己能够得到这位她的指点,一定能够顺利地通过骑士团的考核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吧。

不过反应慢的在讨论,聪明已经跑去打听跟琴团长比试的少女的信息,看看是不是骑士团新招的成员甚至怎么样才能吃到桃子了。

只是想法很多人都有,真正敢跑去问的没有几个,但没关系,这时候就轮到了刚好出现在训练场的受到许多人喜欢,同时在蒙德的酒客中有着「最值得托付外孙女的男人」之名的西风骑士团庶务长凯亚上场了。

“精彩的切磋,琴团长,今天怎么想起来来训练场了?”在训练场的门口,一个蓝发男子出现在了两人面前,拍着手赞叹道,听他的话,似乎与琴很熟,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位身穿红衣,头顶蝴蝶结的女孩。

蓝发男子的衣着有些奇怪,即便现在天气非常的暖和,这男子还把自己包裹的非常严实,似乎要把自己隐藏起来,而且他的右... ...眼还戴着一只黑色的眼罩,加上那有些褐色的皮肤,看起来就像是个常年混迹海上的海盗。

西风骑士团中难道不规定装束的吗,还能这样奇装异服?刻晴看着跟琴简单地汇报着骑士团的事情的凯亚有些奇怪地想道。

“对了,不介绍一下这位美丽的小姐的身份吗?”察觉到刻晴的目光,凯亚笑着问道。

刻晴还有郑月其实他早就已经见过了,而且也知道他们来自璃月,只是不知道具体的身份而已,至于为什么他忽然这么问,出现在迪卢克身边的人他都挺在意的。

“啊,不好意思,一工作起来就忘记了,”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然后赶紧给三人相互介绍了一下:“凯亚·莱艮芬德,西风骑士团庶务长,后面的那位叫安柏,是西风骑士团侦察骑士小队的队员。这位是刻晴,璃月七星的备选人。”

琴的忽视并没有让刻晴心生不满,反而让刻晴对她的印象更加的好了,对于对工作报以态度的人,刻晴并不会心生厌恶。

“莱艮芬德?你是晨曦酒庄的人?”这个姓氏直接引起了刻晴的注意,蒙德人的姓氏都是放在后面的,而迪卢克的姓氏同样是莱艮芬德,这个姓氏在蒙德之中可是有着十足的含金量的。

“哈,是的,”凯亚笑了笑解释道:“晨曦酒庄的迪卢克就是我的义兄,我们的关系还蛮好的,不过就是最近闹了点小误会。”

“这样啊。”刻晴点了点头,没有纠结于这个,她并不八卦。

在一旁充当着小透明的安柏在听到了刻晴的身份之后,心思忽然活络了起来。璃月的七星据说都是离月之中权力通天的人,这位身为备选人的刻晴姐姐一定也差不到哪里去吧?是不是可以……

别误会了,安柏没想其他不好的事情,她只是单纯地想让刻晴帮忙寻找自... ...己的祖父而已。

安柏的祖父曾是佣兵统领,他来自璃月港,负责保护一支横跨大陆的商队。某次押运任务中,商队遭到魔兽群的猛烈袭击,只有祖父一人侥幸逃脱,被西风骑士团所属医师救下。

无颜回乡的祖父为报答医师救命之恩,毅然加入了西风骑士团,一手建立侦察骑士小队,亲自训练并率领他们执行任务。

对安柏来说,祖父是最关爱她的人,小时候她惹出来的麻烦几乎都是祖父默默地帮她善后的。

可是在一年之前,一切都改变了。

那一天,她的祖父将骑士纹章与佩剑留在骑士团,没有留下任何信息,就这样不辞而别。

这一件事对于安柏,甚至是祖父组建的侦察小队的影响都是非常巨大的,最直观的就是如今的侦察小队名存实亡,只剩下了安柏一人在独自坚守着。

一直以来,安柏都在不断地努力,努力地继承祖父的职责,成为蒙德这片家园的忠诚守望者。

同时,她也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祖父,想要查清祖父为何离开蒙德还有他的去向。

所以这一次在听闻了这位刻晴姐姐居然是璃月中有权有势的大人物,安柏立马就动起了心思,想借助刻晴的力量寻找自己的祖父。

可是要怎么样做才能让这位姐姐帮助自己寻找祖父呢?

安柏很苦恼,导致沉浸于思考而存在感又不高的她被落在了训练场之外,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刻晴、琴还有凯亚都已经离开了。

最后还是一位和她关系不错的后辈提醒了她她才发现自己被落下了,后辈的对她走神的关心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所以在感谢过后,安柏便有些狼狈地匆忙离开了现场,留下了一个欲言又止,止又欲言,最后也没能把话问出口的后辈。

离开... ...之后,安柏又陷入了自己的困惑之中。

璃月的七星啊,据爷爷所说他们一个个都是璃月港中最有权力的人,有钱的人一定会特别讲究的,无论是在服饰、礼仪又或者其他方面,就像是蒙德之中的一些贵族那样,据说琴家里面也有很繁杂的礼仪呢。

可是自己对于这些东西一窍不通呢,怎么才能够跟对方搭上关系呢?

去问琴?可以是可以,但是和琴关系不错的安柏知道,现在的琴很忙,忙到几乎一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工作。

导致这一情况的原因不止是她刚接手骑士团的事务不久,更在于不久之前骑士团之内发生的一件大事。

这件事情非常严重,要是处理不好的话甚至还会影响骑士团在蒙德之中的声望。

因为不止是安柏,骑士团之中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想不到,西风骑士团的督察长伊洛克居然会是愚人众安插进来的卧底。

什么?你说不是还有其余的百分之二十的人知道吗?那时因为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大多数都和伊洛克一样,背叛了西风骑士团,背叛了蒙德这片土地。

前段时间大团长用了好大的功夫才兵不血刃地解决了这群背叛者,把事态的影响控制到了最小的程度。

只是在那之后大团长便直接提拔了琴,让她作为自己的副手处理骑士团中大大小小的事务了,差不多算是把骑士团交给了琴,至于他自己,据说是由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从那天开始,继承了狮牙骑士这个称号的琴便像千年之前的温妮莎一样,被束缚在了骑士团的办公室之中,每天等待她只有无尽的事务。

这一切安柏都看在了眼里,她也想过去帮忙,可是她知道自己实力不足,瞎操心的话说不定还会添乱,于是只好放弃了。

不过把自己的本分工作做到最... ...好应该也算是对琴的帮助,奥博常常在想,要是自己有凯亚的那份能力就好了,一定能够帮上琴的忙的。

今天要不是来了个璃月的贵客,安柏估计琴也会像往常一样整天坐在办公室之中吧。

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安柏实在是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去打扰琴。

可是除了琴之外,安柏好像不认识这一层次的人了。凯亚?不行,凯亚虽然能力可以,但安柏对他并不是很信任。

那芭芭拉?芭芭拉好像并没有学习过这方面的东西呢,不过还是可以试着去问一问……

想着想着,安柏的心中忽然有了个合适的人选,那个人的话,虽然嘴上不说,其实对于祖父的事情也是耿耿于怀的吧,这样想来最合适的人选反而是那个人?

……

走出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居然碰见了凯亚这是郑月没有想到的,在游戏中,凯亚可是一位非常,怎么说呢,非常神奇的角色。

作为一名提瓦特大陆人,凯亚的身份非常厉害,除了是晨曦酒庄前任主人克利普斯收养的义子,现任晨曦酒庄的主人迪卢克的义弟外,他还是坎瑞亚的遗民,而且在坎瑞亚中的身份地位似乎非常的高。

除了这些身份之外,他还有很多广为人知的称号,例如凝冰渡海真君,矿工头子等等,最重要的是他的每一句台词都非常的具有进攻性和暗示性(真是急性子啊你),让人欲罢不能,不知不觉地就跟着击起了剑,而且他在国外的人气还非常的高,可以说是一个很神奇的角色了。

当然不止游戏,现实中的凝冰渡海真君也颇为不凡,最起码在郑月看来,这个人很不一般,你看这小眼神,散漫却又深邃,让人捉摸不定,一看就知道不简单。

就是不知道自己有酒他肯不肯说点自己的故事,不过想来这个可能性... ...不大,这人隐藏得老深了。

而被郑月打量过的凯亚直接鸡皮疙瘩都起来,这个人看起来平平无奇,为什么会给自己一种危险的感觉的呢?自己身上大半的秘密好像一瞬间就被对方看透了。

至今为止他遇见的每一个人,包括克利普斯还有蒙德战力的天花板法尔伽,没有任何一个人给过他这样的感觉,难道这一个深藏不漏的高手?

直到郑月离开之后,凯亚依旧没能得到答案,他已经反复打量过了,这真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而已,甚至连神之眼的波动都没有,为什么会给自己这样的感觉的呢?

难道说并不是他,而是和他一起的那个吟游诗人?

可是那个诗人自己明明已经观察过了,就是一个有神之眼的酒鬼吟游诗人而已,总是自己看漏了眼吧?

想到这里,刚刚和郑月两人分开了的温迪打了个喷嚏,好像又有什么东西惦记上自己了。

真麻烦啊,刚刚那个名叫郑月的少年还没摆脱呢,怎么又有了新的麻烦了。

一说到郑月温迪就头大,他又想起了刚刚在对方的洞天之中的一幕。

“为什么书中没有记载任何关于坎瑞亚的事情呢?”

“因为这是天意啊,你记载了就是违逆天空的意志,必定会受到惩罚的。”温迪试图解释给他听这里面的水的深度。

还好郑月没想要做逆天的人,最起码现在不想做,因为还没有那样的能力,即便现在的他天天都在氪金吃药锻炼。

只是在放弃了这个话题之后,郑月又向温迪打听起一些的秘闻,温迪直接从蒙德的诞生然后到四风流转再到如今的蒙德城等等说了一大堆,对方好像都不太满意。

无奈之下他只好找了一些郑月应该会感兴趣的东西,例如某个神的黑历史,那少年这才满意... ...地点了点头。

不过还是喝酒误事啊,最后温迪还是没忍住拿了郑月的酒,欠了他两个不违背自己的意愿的小要求,甚至还签订了契约。

据那位少年说自己这么久以来都在偷懒,要用这两个要求让自己干点正事。

开玩笑,自己什么时候偷懒了,要是自己偷懒,蒙德城会有今天这片繁荣的景象吗?

都怪摩拉克斯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他,又被他坑了一回,亏自己之前还救了他的手下一命呢,下一次碰见他一定要让他好看。

虽然说有些小郁闷,但是温迪在看向了自己得到的那批酒之后咽了咽口水,一切的不满都烟消云散了,这大概是值得的。

话说回来,那少年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吗?

嗯,应该是普通人没错了,毕竟心心念念的拥有着坎瑞亚血脉的人就站在他的身前呢,他都没有发觉。

诶,要是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的话会不会很有趣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