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悠悠小说 > 历史军事 >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 第172章少主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第172章少主

作者:妖殊 分类: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21-06-12 04:02:17

靳晏辞去找仁德帝求赐婚,最后却没能说出口,仁德帝刚刚遇刺,正在气头上,见到靳晏辞,直接把查刺客的事情交给了他,比较他现在也找不到比靳晏辞更合适的人了。

查到了刺客,立下功劳,再谈婚事,自然更顺利,因此这两日靳晏辞都在忙。

“赵真?”

血鸦站在一侧:“正是,这些日子确实有看到有人跟他联络,很可能宫中的刺杀与他有关。”

赵真在凤执眼里就是个弄臣,凤执觉得他该死,但仁德帝却不这么想,眼下朝中正是缺人手,杀了赵真,去哪儿找个人当丞相?

更何况没有罪证,哪儿能随随便便杀一个丞相?

凤执觉得他就是被赵真的谗言媚语蛊惑了,赵真别的不会,最会摸帝王的心思,虽然不至于让仁德帝多么信任,但保住而今的地位还是绰绰有余。

信任奸臣,每个帝王都会犯的错,哪怕他们心里立志要当明君,却还是免不得被蛊惑。

眼下仁德帝还只是不忍心杀赵真,若是继续放任下去,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不难预料。

凤执这边在查赵真,那边给玉子归送个信,让他提防着赵真和袁铸,最大的程度阻止他们蛊惑仁德帝,必要的话,想办法铲除两人。

虽然凤执觉得眼下的玉子归还不是那两人的对手,但也无妨,就当练练手,虽然玉子归确实有能耐,但跟这些老狐狸过招,可不仅仅是能力问题,他们阴险狡诈,一般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不是让玉子归变成这样的人,而是熟悉他们,以后就好对付了。

凤执开始查赵真,狐... ...狸已经露出了尾巴,查起来也就没那么难。

确定赵真跟暗王的人有联系,凤执就严密盯着他,赵真很是谨慎,盯得太紧容易被发现,盯得太松又根本看不住他。

终于,在等了足足三天之后,凤执收到了消息。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暗王的人,哪儿有那么容易清除干净?

凤执看着面前废弃的宅院,应沟里的老鼠,果然只能待在这样的地方,眼下她杀不了暗王,但是但凡他敢露出一个爪子,她就能把它剁了,让他永远都见不得光。

然而刚刚入门,凤执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血鸦立刻从角落拖出一具尸体:“血还是热的。”

“走!”

再往前,隐约能听到刀剑之声,地上尸体不少,都还冒着滚烫的鲜血,绕过前院,后院里有火光。

火把点燃了旁边的一堆杂草,烧得正旺,而火光照映下,两拨人马正在拼死厮杀。

一方不敌想要逃跑,结果却被团团包围,眼看大势已去,那人也就不挣扎了。

凤执看着那从黑暗中缓缓走来的人,还真是让她吃惊,她明明是来抓赵真的,怎么赵真没看到,反而遇到了靳晏辞?

一身玄色锦服让他看起来更加俊朗凌厉,一身寒气逼人、冷漠无情,空气中都充满着肃杀之气。

既然靳晏辞已经把人解决了,自然不需要她出手,这里可不是熟人打招呼的地方,凤执转身欲走,却听得一声‘少主’。

脚步一顿,回头看去,那几个暗王的人居然对着靳晏辞跪下:“少主,我们愿意效忠于您,求少主放我们一条生... ...路。”

“是啊,我们都是奉命行事,并未想过与少主为敌。”

靳晏辞缓缓抽剑:“难道没有告诉过你们,靳某不收渣滓。”

收起剑落,直接杀了最前面那人,剩下的:“拖下去。”

事情解决了,本来今夜的事情就了了,猛然察觉到什么,靳晏辞抬头看去,第一眼是满眼寒霜杀意,等看清楚那一角站着的人,不知为何,突然间遍体生寒。

他想过去,可脚下仿佛生了根一般,愣是动不了。

凤执缓缓从暗处走出来,靳晏辞的人立刻抽剑,双方对持,却没有动手。

凤执走到靳晏辞面前五步的距离站定,眉眼甚至还喊着一丝淡笑:“靳大人可否给孤解惑,少主...这个称呼从何由来?”

靳晏辞慌了,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他们乱喊的,并没有什么少主,许是你听错了。”

凤执看着他的手,倒是没有挣开,只是眼里的神色复杂了很多。

仁德帝登基得太顺利,一切风平浪静,凤执就觉得哪儿不太对劲,果然,平静不过是为了酝酿下一场风暴。

凤执不说话,靳晏辞很慌,顾不得其它,一把抱起凤执,径自离开了那个地方。

出来大街,血腥味散去,靳晏辞终于能松了口气,轻轻将凤执放下,不等她开口,倾身封住她的唇,现在他不想听到她说任何话。

凤执一动不动,等他亲得累了,才伸手抱了抱他:“回去吧。”

不需要质问,答案其实已经了然于心了。

靳晏辞执着的抱着她,... ...力道大得将她箍得生疼:“我跟他是不一样的,我恨他,一定会杀了他的,相信我。”

凤执一点儿不怀疑,但她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管靳晏辞怎么解释,凤执都没有反应,没骂他,他有什么错?也没用说任何伤人的话,一切都仿佛没有变,可实际上却是变了。

她那平淡的反应却比任何态度都来得伤人,不怕她打他骂他,却独独怕她这毫无波澜,眼里再容不下他。

“碰!”

靳晏辞一拳打在墙上,拳头瞬间刘出血来,他却仿佛不觉得痛一般,一拳,两拳......

“我要杀了他!!”

凤执可以对他冷漠,但独独不能接受的是这仅仅是因为他这个自己都厌恶的身份。

知道凤执就是凤云枢,那她跟暗王的关系靳晏辞就再清楚不过了。

暗王永远站在帝王身后,所以暗王为了稳定帝位,削弱凤执的权利,他们早已经暗斗多年,不死不休,而凤云枢的死,虽然说是跟驸马封兰息有关系,可实际上暗王才是那只在幕后操控的手。

杀身之仇,凤执想要杀暗王自然在情理之中。

而他的身份,他为何偏偏要跟那人扯上关系?

凤执回了庄王府,一路都没有说话,直到回到自己房间,脚步在门口停顿:“血鸦,再去查一遍,从暗王这边着手。”

“是。”

上次凤执查了靳晏辞,也查到了靳晏辞跟曾经的靳国公似乎有联系,靳家出事的时候她年纪不大,很多事情也没有参与,因此有用的信息不多,不过不难猜测,靳... ...晏辞有可能是靳国公的后人,但既是靳国公的子嗣,又怎会跟暗王扯上关系,还少主。

要知道,当初靳国公就是暗王下手,满门抄斩。

凤执躺回床上,身上似乎都还带着血腥味,瞪着眼睛,无法入睡。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